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給生日的朋友畫的mary

《Memory Collection 記憶收藏》--黑籃黃黑再錄選集

【販售場次】CP22 DAY1

【攤號】丙K39-40

【社團】禾苑創作

【無差別頁面】外聯地址

【作者】禾子YUAN

【封面】歡顏FONG  @✿ฺ✿ლ(*’ω’*)ლ✿ฺ✿ 

【guest】絮丹、ㄉㄋ、灰、Uranus、星夜

【作品性質】文本

【規格】A5右翻、直排、有折書口

【頁數】190頁  6萬字出頭

【售價】40RMB

【內容】

收錄過往關於《黑子的籃球》 黃瀨x黑子CP的文字創作!!


內容含個人誌《傘下的調色盤》...

【HTF/Splendont+Lifty/短打】祭典

【文前防雷,關於天使組】

私設dont與lifty是好友。

還有個前提兩人各自有CP(SL跟藍紅)。

兩人不是CP,just治癒二人組,因為很治癒,所以叫他們天使組(ry

如果曾經在貼吧看過關於天使組的文,那大概就是我了。


++正文++


來自遙遠的東方那日出之地,據說有著忍者的國度,來了一隊Splendont不知道怎麼稱呼的人馬。他們浩浩蕩蕩地在小鎮上搭起了一條長長的紅色道路,在Splendid寫的報導裡,據說那叫做祭典,是人們為了慶祝某些事情而舉辦的活動。


這抹在夜晚顯得特別美的紅色道路對Splendont來說是再新鮮不過了。在這個小鎮上,紅色似乎...

那個某人還死在地上沒起來過(……

跟你們說我要抱緊歡歡大腿一輩子了真的(要臉嗎


✿ฺ✿ლ(*’ω’*)ლ✿ฺ✿:

一個小說本的封面,本子詳情等某個人自己發宣傳吧,我只是扯張圖發一發順便告訴大家!!我終於!!!!放假了!!!!!(狂喜亂舞

度過了昏天黑地的兩周還是三週的考試期間,終於可以松一口氣……來面對自己窮成狗的事實。總之考完試又有時間畫東西了有想約稿的大家…請私信我……比如你們看天氣這麼熱不如來換一個清新的頭像 (* ՞ټ՞)


【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願望(上)-試閱版

  夏末,午後傾盆大雨。

  森林中的鳥鳴蟲語都因為這場雨而躲避,通往風信子草原的路上也被雨打得滿是泥濘。

縱使如此,他還是踏著急促的步伐,不管被泥水濺汙的褲管,不管被雨水打濕的身體,白色的襯衫變得有些透明而襯出肉色,但這些他都不在乎。

男人只是逕直地往目標直奔而去,幾次腳底打滑摔倒在地,也仍然沒有絲毫猶豫。

  他的目標是在風信子草原的那座無名湖,也有人稱其為許願湖。不知從何而起又是幾時
開始,會令人質疑是在宣傳景點般的傳說在網路上擴散開來。

  

  只要向湖許願就能實現心中所望。願望得以實現之後,要帶上風信子回到這裡種下作為還願。

  

  「既然這樣就實現我的願望吧!」跪...

【阿松/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願望-5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  • 含宗教松設定

  • 微虐

  • CHORO→輕松、OSO→阿松

  • CP無差

系列傳送門:01 | 02 | 03 | 04

 

 

  「我的願望是,希望松野輕松今晚也能陷入與松野阿松的記憶之中。」

  

  「……理你我就是白癡。」儘管稍微出神而慢了一拍,輕松還是保持著一貫的態度回應對方,一邊利用喝水的動作迴避對方那令他充滿壓力的視線。

  沉默像是水泥般融進了他們之間的空氣,一點一滴逐漸變得沉重,讓人感到窒礙而難以呼吸。若不是屋內的大鐘還在滴答滴...

【阿松/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願望-4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  • 含宗教松設定

  • 微虐

  • CHORO→輕松、OSO→阿松

系列傳送門:01 | 02 | 03


  那天是輕松的大學入學測驗,他一大早就出門,將全副心思放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場考試。然後他發現題目內容都是他會的,於是他順利地寫完考卷,檢查了兩遍後還能提早交出試卷,在所有考生羨慕的目光下走出試場。最後回到家裡跟兄弟們宣布自己準備要離家的消息。


  原本輕松認為應該是這樣的。

  

  少年捧著冰水盆走進房內,他那平時總是笑嘻嘻的大哥,此時正獨自躺在被...

【阿松/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願望-3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  • 含宗教松設定

  • 微虐

  • CHORO→輕松、OSO→阿松

系列傳送門:01 | 02


  ……如果有那樣的地方,他想跟阿松哥哥一起去,只有他們兩個人。

 

  不過那樣的地方是不可能有的了,兩個人的時間也總是不那麼足夠。


  松野家一共有六個孩子,六個人同是一胎生的,沒有願意或是不願意,他們總是在一塊。只有在學校,被班級之間的人與牆分開時,輕松才感覺到「自己的確是在這裡的」。

讀進腦中的知識,考卷上獲得的分數,與同儕之間的笑鬧嬉戲,老師對自己的讚譽。這些,都是...

【阿松/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願望-2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  • 含宗教松設定

  • 微虐

  • CHORO→輕松、OSO→阿松

系列傳送門:01


  --被召喚而來到人世的惡魔是很寂寞的生物,能看到祂們的也就只有召喚者本身,所以天性喜歡熱鬧的惡魔,會努力達成召喚者的願望,以求盡快回到自己的世界。


  輕松睜開了眼睛。腦袋已經不再嗡嗡作響,疼痛也緩解許多,小心翼翼地爬起身後,他發現自己回到了被他做為住所的小木屋,此時自己正躺在暖呼呼的床上。

肯定是有誰把自己搬回來了,而且怎麼想也都只有那個長著惡魔翅膀的傢伙……


  輕松感到有些混亂。惡魔這個詞就...

【阿松/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願望-1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  • 含宗教松設定

  • 微虐

  • CHORO→輕松、OSO→阿松

之前這篇段子集結的正篇,劇情大幅度修改了很多,總之我來填坑了!


  夏末,午後傾盆大雨。

  森林中的鳥鳴蟲語都因為這場雨而躲避,通往風信子草原的路上也被雨打得滿是泥濘。

縱使如此,他還是踏著急促的步伐,不管被泥水濺汙的褲管,不管被雨水打濕的身體,白色的襯衫變得有些透明而襯出肉色,但這些他都不在乎。

男人只是逕直地往目標直奔而去,幾次腳底打滑摔倒在地,也仍然沒有絲毫猶豫。

  

  他的目標是在風信子草原的那座無名湖,也有人稱其為許願湖。...

【YOI/維勇】夢

¤手機排版,回去看了不習慣可能會再改下
¤時間線在12集完結後,不過對劇情沒太大影響
¤按照慣例其他想說的在文後

就是一片葉子吧。被夢魘中的黑暗所分食的我,猶如被蟲分食的一片葉子。
只能抱著傷口蜷縮起身子,一點一點沉入墨色之中,最後……沉寂地逝去。

「啪!」
「勇——利,今天你完全不在狀態內,我可不會讓笨拙的小豬繼續在冰上跳著奇怪的舞喔!」

拍擊聲。
說話聲。
冰刀滑過冰面上的聲音。

勇利抬起帶著倦意的臉,被聲響拉回思緒的他,將目光投向往自己靠近的男人。
「對不起……維克托……」

回應勇利的是對方纖長好看的手指,湊到前者身前的維克托,雙手捧起青年在冰上被襯...

【YOI-維勇維】無法言喻的

  

清水向 / 個人理解有。

時間線約落在尤里奧離開日本後,九州大賽前。

有些莫名其妙的解釋放在文後。

↓以下正文。


  伸展、不斷地伸展──直到全身肌肉繃緊,將指尖推到最高的那一點。

  然後輕轉手腕,將柔軟的掌心轉向自己,想像自己的手臂是那海洋中的水草,隨著水流,輕輕地劃出優美的圓……。

 

  「勇──利,我來接你囉。」熟悉的嗓音響起,那帶著輕微口音與總是微微上揚的慵懶語調,在樂音停歇的舞蹈教室裡顯得格外響亮。
勝生勇利才剛做完緩和運動,整個身子貼在冰涼的木頭地板上,被布料包覆之外的肉體上滲著汗水,這景象實在讓人難以想像屋...

給一靖的生日賀圖,啊啊真喜歡阿多啊... 可惜他的劇情我都沒機會看到ORZ

不小心又塗了一張... 彩色覺得自己還hold不住就不糟蹋了XD

刷了幾次以後忍不住塗鴉了一下。

太太太喜歡勇利了嗚嗚嗚嗚嗚... 接下來一個星期的等待感覺好漫長

畫的很醜的塗鴉真不好意思放上來(然後還是放了。

喜歡師徒組,尤其喜歡靈幻老師!!!

好久沒來這裡扔塗鴉了,放上之前畫的一些企劃相關還有噗浪擬人塗鴉

【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湖畔 (段子集結)

※ 閱讀前提示 ※

大概整理一下之前寫的幾個段子跟設定,之後要寫的本子就是以此發想的。請松們保佑我能寫完這本久違的個人誌。發出來也算是斷一下自己的後路這樣。
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CHORO→輕松、OSO→小松
輕松是湖水女神,他所守的那座湖在天界邊緣與人界的交接點。
由於在這處湖水許願很靈驗,許多人都會費盡千辛萬苦來此尋找湖水,在此許願後,裝取湖水或是帶湖邊的小石頭回去,等待願望實現後,就帶上一株風信子回去種在湖水邊。
因此這座無名的湖逐漸有了風信子之湖的名號。

小松是誕生於輕松內心的惡魔,這個世界的惡魔除了惡魔之外,就只有使其...

【鶴一期】下一個春日到來之前-試閱之一

刊物-《次の春が訪れるまで》的試閱之一  


  雪地裡孤高的鶴,這是他對他的第一個印象。

  男人出現的那天他就匆匆的只留下那麼一眼初見,而後便領著遠征的隊伍,與對方擦身而過。


  通往庭院之外的步道上,融雪所剩無幾,猶如將最後的冬意驅逐,春意追隨著男人之後而來。 

  而冬,則緊跟著自己而去。


  ※


  本丸的櫻樹不知不覺已經結出了花苞,昨日深夜才領著遠征隊回到本丸的一期一振,一早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了點綴在枝條上的點點櫻色。

微風撫過他的臉龐,帶著清香的空氣裡還帶著些微的涼意,儘管天候狀況並不影響身為刀靈的一期...

囚體紅組-《Rainbow Memories》彩虹 (End)

《彩虹》


那天之後的生活,看上去似乎沒什麼變化。只不過,死神一直忘不了那晚魔女哭泣的身影,還有那抹紫色的月。幾天後他才漸漸發現,原來還是有些微妙的變化,默默地混進了他們生活之中。

不知不覺間,魔女養成了晚上鎖房門睡覺的習慣。不知不覺間,KEROS發現那一直被他所忽略的白瓷水盆,悄悄地又增加了一道紫色的拱橋。紅黃藍紫四道小巧的拱橋,透過互相混色,而成了七色彩虹。

這時他才突然想起有這麼一道魔法,名為「Rainbow Memories」。
這道魔法可以協助魔法師在解除某種強大封印時比較輕鬆,術者將自己的記憶封印進色彩拱橋中,接著在解封的過程中,同時毀掉彩虹上的封印,藉由後者被破壞...

囚體紅組-《Rainbow Memories》藍 & 紫

《藍》


若是要問赤之魔女為何要帶死神回家,或許會有人驚訝地發現,這個答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。一閃而逝的想法就如同眼前的泡泡,虛幻而無法碰觸,最終在空氣中無聲無息地消失。


這日,魔女又是早早地起床,睡在一樓的她聽不見樓上任何的聲音,想必對方肯定還睡著。她照往常地為植物澆了水,然後準備做早餐,卻發現水已經用完了。在無法讓死神離開結界的情況下,她決定親自去不遠處的湖邊提水。


喜愛著魔女的動物們,在對方提著水桶離開了屋子後,就一個個跟上了她的步伐,亦步亦趨地跟著走往湖邊。輕快的氣氛被營造了起來,卻沒人知道,事實上魔女並不喜歡靠近湖。


她不喜歡湖、不喜歡水、也不喜歡鏡子,她實在無法喜...

囚體紅組-《Rainbow Memories》紅 & 黃

《紅》


那日的森林顯得極為熱鬧,離開了森林一陣子的魔女,帶著不曾見過的魔性生物回來了,消息很快地便藉由風傳遍了整座森林,動物們一一奔向了魔女的住處,卻又在看到陌生人時,躲進了樹林裡。


死神身上所帶的魔性與赤之魔女不同,那抹帶著死亡氣息的魔性令人感到冰冷且不適,對於極為敏感的動物更是如此。


「我回來了。」魔女推開門時,輕輕地說道,然而,沒有人居住的屋子,又哪來人給她回應呢?見狀,跟在她身後的死神忍不住嗤笑了聲,前者卻突然轉過身來,用著命令的語氣道:「KEROS,你!站過來這裡!」


「哈?你在說些什麼啊?笨女人!」他習慣性地反駁,卻在對方微笑起來時,想起了自己現在是身為奴隸的...

囚體紅組-《Rainbow Memories》序

在開始之前

這是恐怖RPG小遊戲《囚體》的同人文,劇情設定在遊戲劇情之後,因此內文可能稍有捏他,會在意的朋友們請注意。

紅組=死神Keros & 赤之魔女

感謝 @丝绮拉工作室 辛苦漢化。

這篇文章是2013年因為想推廣這個遊戲而出的推廣本,當時還在貼吧放了宣傳帖 ,沒有想到兩年後還會有人對這個故事有興趣,老實說現在還來發過去的文章有點恥,但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放上來。

跟我平時的文風也不大一樣,因為是複製過來的,格式版面就不太注意了,但還是請大家多多指教!

由於文章長度的關係,會分開一篇一篇放,有興趣的朋友請看Tag:RainbowMemories...

鶴一期 -《日季》(全文版)

  • 游戏


我们拥有无穷尽的时间,却从来没有体会过时间有限的恋爱──


「唉呦我真的好无聊啊一期,陪我玩吧!」

「玩什么呢?鹤丸殿。」

「这个嘛……一天过一个季节的游戏?」




  他还记得自己被簇拥着回到本丸的时候,许久未见的弟弟们露出欢心的笑容与泪水,自己就像是睡了一场漫长的觉,做了很长很长的梦境,眼前的环境既陌生又有些熟悉,尽管如此自己依旧说不上内心那种似乎少了些什么的空洞感。


  那名一身雪白的男子端着优雅的姿态走到自己面前,金色的眼眸犹如其身上的挂坠与铠甲一般,被白华衬得高贵而不刺眼,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打量...

姨媽來,好疼……

根據 【刀剣乱舞】あなたを刀剣男子化してみったー。 ←測試結果畫出來的鄉巳XD

鄉巳さんが刀剣男子だったら…

【種類】太刀

【刀派】青江

【本体身長】約170cm

【特徴】泣きボクロ

【性格】慎重

【髪色/髪型】赤紫/サラサラ

【瞳の色/形】淡黄/しんでる目

【仲良しの刀剣男子】一期一振

================

第一次畫這類的角色跟服裝(輕甲之類的),真是要命(

謹慎又無趣的鄉巳,個性謹慎不喜歡跟人接觸,對於活蹦亂跳的小東西(?)、能言善道的人很不擅長,其實很容易臉紅。

護額下方有一道傷痕,問起過去會說已經忘記了,不過事實究竟...?

克里斯畫不好,果然這麼蘇的男人不是容易掌握的。

畫一畫覺得可以拼一起,就把前兩天畫的小澤村湊上了!

然而卻不敢打克里澤的tag(你

克里澤真的好棒的... ... 官方你怎麼一下顯示他們的真愛一下又瘋狂虐(大哭

跟著畫一個可愛的小澤村嗚嗚嗚喔喔

【宗江】櫻與雪

※ 微宗江(宗三x江雪) 
※ 內容為PO主在看完阿葉畫的條漫之後,產生的個人腦洞,OOC可能有,請多加包含。
※ 故事延續阿葉的條漫,建議可以先看看感覺會更好WWW。


※----



   眼前的男人緊貼著自己,帶著笑意吐出的言語伴著氣息打在臉上,他近得讓江雪能從那長睫毛下窺探那雙異色的眼眸,挖掘在笑容之後的深意。

  「因為這樣,就不僅僅是被地獄所困……」

  有那麼一剎那,他有種宗三會吻上自己的錯覺,但江雪僅只是毫無閃躲地迎向那人的目光,任由二弟的貼近。

  「而是被,密不透風的鳥籠所困啊……」

  所以呢?
  這樣說著的你,又希望我怎麼做呢?

 ...

【宗江】源火

※ 微宗江(宗三x江雪) 
※ OOC可能有,請多加包含,擔心劇透剩下的話文後再說。
※ 感覺有點看不懂
※ 篇幅極短。


------※


 
  陽光從指間灑了下來,背著光源的手心被陰影壟罩,血色蕩然無存。 
  明明是猶如熊熊火焰般搶眼的色彩,卻是如此輕易地便被陰影所吞噬,比起那照亮整個夜晚的大火,真可以說是脆弱不堪。 
 
  那個夜晚,被大火吞噬的靈魂無數,而懷抱著痛苦存留下來的,也未必抱持著重生的喜悅。 
閉上雙眼,他幾乎可以在耳邊聽見那些苦不堪言的悲鳴,然後隨著自己那緩緩放下的手,一起沉進無邊的黑暗之中。 
 
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