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【阿松/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願望-4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  • 含宗教松設定

  • 微虐

  • CHORO→輕松、OSO→阿松

系列傳送門:01 | 02 | 03



  那天是輕松的大學入學測驗,他一大早就出門,將全副心思放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場考試。然後他發現題目內容都是他會的,於是他順利地寫完考卷,檢查了兩遍後還能提早交出試卷,在所有考生羨慕的目光下走出試場。最後回到家裡跟兄弟們宣布自己準備要離家的消息。

 

  原本輕松認為應該是這樣的。

  

  少年捧著冰水盆走進房內,他那平時總是笑嘻嘻的大哥,此時正獨自躺在被窩裏頭。

  「真是……不是說笨蛋不會感冒嗎……」他坐下身子,將對方額頭上已經失去冷度的毛巾放進水盆裡浸泡,被窩裡的那人悄悄睜開了眼睛,疑惑地用那明顯沙啞許多的聲音問:「你怎麼在?不是要考試嗎?」

  「不考了。」

  「嘿?輕松小弟弟終於發現自己也是個笨蛋了嗎?」

  「正好相反。」用力扭出毛巾多餘的水份,輕松轉身將摺好的毛巾用力拍上哥哥的額頭,「就算錯過了這次考試,我也還可以去考其他學校。」

  

  阿松咳了幾聲,沒有說破弟弟只有報考一間學校的事實。「其他人呢?」

  「都不在。」

  「嘿?哥哥都病成這個樣子了,那些傢伙真是沒心沒肺啊!」

  「……」

  輕松一聲不吭,就這樣默默盯著水盆,聽阿松自言自語。

  

  「啊啊,這麼說來,我倒是被愛著呢?放棄了考試的輕松弟弟?」

  「我只是不得不……」

  「弟弟啊,我想吃桃子罐頭。」

  「才沒那種錢啊!」看了哥哥一眼,輕松端起水盆逕自朝外走去,身後那人沒因此停下製造那沙啞的聲音,「好可惜……明明是獨處……喂喂,傳染給你也沒關係吧?我們來接吻吧?」

  「我、不、要。」三子冷冷地背著對方說完,喀嚓一聲關上了門,將自己與兄長兼戀人隔絕開來,冰水盆裡映著自己與兄長一模一樣的臉,說也奇怪,從小到大他們從來不會認錯兄弟們,無論是自己,或是阿松哥哥,當然還有其他四個人。

  這樣難以辨認的六胞胎都能辨認了,那麼……謊言更是難以躲過阿松哥哥的眼睛吧。

 

  即使如此他也還是說謊了。

  一早起來發現大哥在發燒的他,沒有告訴父母跟兄弟。

  為什麼會這麼做呢?

  

  放棄考試、說謊騙人,只為換來這次短短的與兄長獨處的時間,想要那人痛苦的時候,身邊只有自己一個人。

  

  想要變得比特別的存在還要更加特別。

 

  自己肯定是病了吧。輕松無奈地扯開了一個笑容,水裡的那個自己也跟著扯開一個像是在哭一樣的奇怪表情。特別難看。

 

  於是,他收起了笑容。

 

 

  ※

 

 

  夢境開始變得有些不太對勁了。睜開眼睛時,女神大人腦中的浮現了這個念頭。

  

  隨著時間推移,夢中的少年們開始長大了,那份純粹又青澀的情感還是那般充斥在名為輕松的少年心中,甚至逐漸膨脹到……讓人感覺到某些壓力。

  「真是的……不是戀人嗎?那個大哥早點察覺到啊這麼簡單的事情。」說著自己的不滿,輕松翻身下床。

  他住的木屋就在湖邊,屋子一側靠著森林邊緣,從自己的房間窗外可以看到原野與湖泊。原本只有藍與綠等色調的窗子外頭,最近已經能看到其中那無法忽視的紅色花叢,縱使惡魔的身影沒出現,他都在以這樣的方式彰顯著自己的存在,這點令輕松感到有些困擾。

 

  然而,不得不承認,現在的日子的確比過去只有自己的時候,多了些樂趣。

 

  打開窗戶之後走出房間,輕松在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後,一瞬間收起了剛起床的慵懶。

  

  「嗨,在早飯之前,先來個吻怎麼樣?」在自己的廚房做著料理的惡魔,把他的廚房搞得猶如地獄般的空間——雖然他從未去過,但他覺得肯定就是這個樣子。——輕松默默地在心中落下了「收回前言」四個字。

 

  「給我出去!」一把拉過對方的手,女神大人不管他手上還拎著焦黑的平底鍋,直接將惡魔推出了大門。回頭再看看廚房的亂象,輕松大嘆了口氣,皺起眉頭走進廚房。

  才正要開始整理,他就被一旁流理台上那盤漆黑的謎樣物質給吸引了視線。疑惑地稍微查看了鍋爐周邊之後,沒多久輕松看到了雪白的蛋殼碎片。

  

  也就是說……他又回頭看了眼那盤謎樣物質。

  然後輕松忍不住笑了起來。一開始只是忍不住笑意的幾聲悶哼,接著逐漸變成了捧腹大笑。笑得腹部抽疼的女神大人最後打開了大門。

  蹲在門外的惡魔正試圖把平底鍋用圓的那邊做底部在草地上立起來。那在輕松眼中是無論怎麼看都不可能達成的傻事。

 

  「你自己弄髒的地方,自己清乾淨。」已經收起笑臉的輕松說完這句話,便留下開著的大門回到屋裡去了,不久之後跟著出現在廚房的那抹身影,讓他悄悄地又彎了嘴角。

 

 

  惡魔花了一個上午收拾廚房,然後得到了女神親手做的料理。味道雖然不是特別好,但也能入口了。

  

  「我沒計較你毀了我的廚房跟鍋子,還煮飯給你吃了,現在你可以停止那奇怪的夢了吧。」端了兩杯熱茶回到餐桌上,輕松一坐下便開口問道。阿松自己動手拿過了杯子。輕松看了眼,自己也捧起了茶杯。

  

  茶杯上的煙霧瀰漫,湊近臉時會稍微遮掩掉眼前的視線,就在這樣朦朧的視線下,惡魔的臉上似乎第一次沒了笑容。

  那只是一閃神的事情,甚至讓人感到只是錯覺。一回神他又掛上他平時那副有些痞樣的笑容。「我只是跟許願湖許願了而已啊,我怎麼知道女神大人會做什麼夢?」

  「所以說——」輕松咋舌,皺起眉頭正要回辯,就見惡魔歪頭燦爛一笑:「女神大人不好奇我許了甚麼願望嗎?」

 

  「哈?不就是讓我做那些奇怪的……」

  「是記憶喔。」

  「啊?」

 

  惡魔放下了茶杯,支在桌上的雙手交扣成一小平台,將自己的下巴輕靠上去,凝視著對面的許願湖女神。

  然後,他開口了。不知為何,輕松突然想起夢中那還在感冒中的大哥,少年那因為感冒而顯得嘶啞的聲音,跟惡魔刻意壓低的聲音重合在了一塊。

 

  「我的願望是,希望松野輕松今晚也能陷入與松野阿松的記憶之中。」




【TBC】

评论(2)
热度(9)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