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【阿松/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願望-3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  • 含宗教松設定

  • 微虐

  • CHORO→輕松、OSO→阿松

系列傳送門:01 | 02


  ……如果有那樣的地方,他想跟阿松哥哥一起去,只有他們兩個人。

 

  不過那樣的地方是不可能有的了,兩個人的時間也總是不那麼足夠。

 

  松野家一共有六個孩子,六個人同是一胎生的,沒有願意或是不願意,他們總是在一塊。只有在學校,被班級之間的人與牆分開時,輕松才感覺到「自己的確是在這裡的」。

讀進腦中的知識,考卷上獲得的分數,與同儕之間的笑鬧嬉戲,老師對自己的讚譽。這些,都是只有松野輕松才能得到的東西,不是哪個兄弟都能取代的。

 

  或許,從那個人身上得到的東西……也是一樣的也不一定。至少他能確定,接吻這件事情,阿松哥哥只會跟自己做。

 

  「哈?我為甚麼非得跟其他人接吻不可啊?」

  「所以我說……阿松哥哥你只是沒女人緣,所以才抓我來當替死鬼的吧。」那是他們第一次接吻之後的事情,「我做作業可忙了,才不要再陪你做那種奇怪的事情,你找其他人去。」

  那天距離新年沒剩下多久時間了,兄弟們都擠在客廳的被爐裡剝著橘子看跨年節目,只有輕松一個人用寫作業為理由,獨自縮在房間裡頭。

  阿松是在接近零點的時候,把「叫弟弟下樓」當作理由摸上來的,一進房間就像是酒鬼似地趴到對方背上索吻,而後理所當然地被拒絕了。

 

  「甚麼作業啊,那種東西明天再做也行啦!」

  「不要,為甚麼我非得照著哥哥你的節奏來行動不可!」

  「因為我是你大哥啊!」

  「這世界上才沒有跟弟弟接吻的大哥。」

  「有啊,不就在這嗎?」

  「啊啊跟你說不通,跟你聊這種事情感覺智商都被嘲弄了。」輕松抓了抓頭,背過身繼續埋首於課本之中。

  

  「別這麼說啊……你也沒比我聰明到哪去吧。我們可是六胞胎啊?」然而背後傳來的話語,卻令他又忍不住轉身大喊:「我跟你們才不一樣!」「不過,接吻這種事情我只打算跟你做就是了。」與輕松的抗議重和,進入他目光中的兄長正抹著鼻頭,儘管一臉笑嘻嘻的,但輕松一眼就能看出對方臉上閃過的羞澀。

  像是要掩飾自己的害臊,少年拉過了弟弟的手腕,這次他沒再被拒絕。

  樓下的客廳裡傳來了兄弟們笑鬧的聲音,新的一年來了。

  兩人的吻持續到兄弟們衝進房裡之前,才慌慌張張地結束。

 

  ※

 

  「不想睡……」許願湖的女神大人今天將自己埋進了花叢裡頭,一身白衣的他躺在風信子原野裡頭格外顯眼,即使如此也不會有任何人看到他。不,不對,現在有個惡質的傢伙能看見。

 

  「那些亂七八糟的夢是甚麼啊……居然拿我跟那傢伙作主角,有夠噁心,惡魔連這種法術都能做到嗎?」輕松翻了個身,目光裡那一望無際的天空成了無盡的風信子。現在看到天空就會想到夢裡那兩個偷偷摸摸接吻的小鬼,讓他渾身不對勁。

  

  有父母,有兄弟,生活在那樣的木造房屋裡,夢裡的生活就像他所知道的人類無異。更糟糕的是那有時以客觀視角、有時又以主觀視角的夢,讓他多多少少感受到了那少年的心意……

 

  喜歡著自己的兄長,這是多麼悖德的關係?然而夢中的那份情感好像刻印在自己身上似的,每天早上醒來就與自己心中的感受互相拉鋸,弄得他好像早上醒著晚上也醒著,硬生生地被拆成兩個人。

  身心俱疲。真的是身心俱疲。「人類的喜歡……真複雜啊。」稍微縮起身子,半垂著眼睛的輕松腦中不禁又浮現這幾天的夢境,那個跟自己同名的小少年,總是一本正經地吐嘈兄弟,認真念書不是因為喜歡而是覺得這樣才正確,試圖在六胞胎之中突出自己,卻從沒真的踏出離開兄弟的腳步。

 

  接吻的時候嘴巴上拒絕,心臟卻是那樣撲通撲通地用力跳著。

  別說討厭了……輕松甚至懷疑那孩子愛得比哥哥愛他還多。

 

  說起來,那對兄弟是怎麼在一起的,他怎麼一點都記不起來?輕松猛地坐起身,有些焦慮地皺起眉頭看向天空。

  「我是重複看了一部連續劇好幾次卻老是看不到第一集的大媽嗎。」空虛的吐嘈伴著嘆息,大大舒了口氣後,站起身正想回屋裡時,一抹突兀的顏色卻自他眼角目光閃過,令輕松忍不住回頭看了眼。

  

  比火焰還要更加鮮豔的紅,獨自矗立在藍色原野中,走進後蹲下仔細一看,原來是七株他叫不出名字的奇異花朵。

  這是輕松第一次見到這種植物,一根莖直挺挺地往天空矗立,上頭的花朵每株大概四到六朵,以莖為中心向外圍成了一圈,細長的花瓣往後蜷起,那其中的花蕊又像是小觸手般,在伸出花瓣保護的範圍之後,使勁往上攀舉。

  每株紅花看上去都像是在渴望著天空似地往上伸展,要說他們是群居在一起的夥伴,倒不如說他們是競爭對手一般。

  「以前沒看過啊……是誰種了風信子以外的花還願嗎?」

  

  「那叫石蒜,我最喜歡的花。」那道連著幾天都只在夢裡聽見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,與紅花相襯的那對紅色翅膀,就這麼毫無預警地伴著人影出現在半空中。

  「不過我比較喜歡它另外一個名字……」惡魔拍著翅膀,緩緩地降落在輕松身前,彎下身子將臉湊近花朵的他,深吸了口氣帶起微笑,雙眸一闔一張轉而注視著輕松的惡魔繼續介紹道:「曼珠沙華,又叫做彼岸花。啊啊,對了這有毒喔,別隨便吃了。」

  「誰會吃啊!你為甚麼要把這花種在這。」輕松輕皺眉頭,稍微拉開了自己與花朵的距離,阿松愜意地直起身子,身後的惡魔尾巴有意無意地掃過周遭的風信子,像是在其中挑選著甚麼。

  「我是來還願的啊,這湖還真的很靈驗,你看我都連著種七天了。」

  「還願?甚麼願望你還能天天許天天實現的?」腦袋裡明明想著別理這傢伙的,但輕松始終管不住口,問句一出,看到對方笑容加深的那霎那,女神大人內心警鈴大作。

  那惡魔雙手插在褲兜裡,臉上笑得一臉清爽燦爛,「我很認真地許了願,希望親愛的輕松可以夢到他曾經有多愛我喔!怎麼樣,是不是已經開始對我有感覺了?我隨時都能接受喔,女神大人的告白。」

 

  「原來就是你這傢伙在搞鬼!許願湖才不會幫你實現那種假象,肯定是你動了甚麼手腳吧!」輕松這下總算找到罪魁禍首了,忿忿不平的他說甚麼都要取回自己平靜的夜晚,就算被打擾睡眠也一點都不影響他的日常生活,但每天早上起床時那種渾沌的狀態,可是讓輕松一點都不好受啊!

  「看來愛還不夠……啊啊我好傷心啊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。」輕盈地踏起腳步,在輕松有所動作之前,阿松便擦過他身側,像是空中有台階似地,張著翅膀的惡魔一階階走到了半空中。「真的太傷心了,那我只好繼續許願啦,反正這跟賭馬不一樣,除了時間之外也沒什麼東西會輸掉的。更何況,時間我倆多得是,怎麼算我都贏。」阿松在半空中盤起了腿,一臉無奈地支著下巴俯視下方輕松那難看的臉色。

  「不要再讓我做那種詭異的夢了,你聽見沒有!」

  嘻嘻賊笑了幾聲,惡魔似乎覺得這樣的景象十分有趣,面對著輕松的怒氣,他毫不羞澀地朝對方送了個飛吻:「我愛你喔。」接著伴隨著猶如電流聲般細微的聲響,啪地消失在虛空中。

 

  輕松瞇起了眼睛,他實在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該是怒吼一聲發洩,還是幹甚麼比較符合女神形象的行為才好。

還沒想出個結果,那道身影又突然出現在方才消失的位置上。

 

  「啊,不過第一集不會讓你看的喔,老太婆松。」僅僅出現那不過數秒鐘,話一說完,阿松又再度以同樣的方式消失。

  輕松愣了幾秒鐘,然後,他發現自己連思考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 

  「你傢伙給我回來--!老子讓你投胎去看彼岸花--!」甚麼女神的形象,誰都看不到的東西,見鬼去吧。

  




【TBC】


有想法或是問題歡迎給些回應喔!

不牽涉到劇透的部份都能回答W

這篇文預計會放到出本量的九成,因為不想出太厚的本子,所以會分成上下兩冊的小薄本(希望)。

我能衝刺到甚麼程度呢……

评论
热度(16)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