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【速度松】曼珠沙華的湖畔 (段子集結)

※ 閱讀前提示 ※

大概整理一下之前寫的幾個段子跟設定,之後要寫的本子就是以此發想的。請松們保佑我能寫完這本久違的個人誌。發出來也算是斷一下自己的後路這樣。


※ 本文設定 ※

CHORO→輕松、OSO→小松
輕松是湖水女神,他所守的那座湖在天界邊緣與人界的交接點。
由於在這處湖水許願很靈驗,許多人都會費盡千辛萬苦來此尋找湖水,在此許願後,裝取湖水或是帶湖邊的小石頭回去,等待願望實現後,就帶上一株風信子回去種在湖水邊。
因此這座無名的湖逐漸有了風信子之湖的名號。

小松是誕生於輕松內心的惡魔,這個世界的惡魔除了惡魔之外,就只有使其誕生的「人類」能見到。
按照一般常理,天界的天神、天使們是不可能成為惡魔的宿主的。

ps. 這本先別問我攻受,沒寫到我真的不知道,順其自然發展吧(欸?


【一】

惡魔生於人心,生於七情六慾。
關於惡魔的那個傳說是這樣的,能見到惡魔的對象,僅有惡魔以及創造祂的那個「人」。


「所以,祢為甚麼能見到我呢?女神大人?」

如黑夜般漆黑,只有笑容中帶著血光,紅與黑所交織的媚惑身影,隨著振翅聲而來。
從空而落的那道身影,以腳尖點在映上祂身影的目光之前,彷彿虛空中有道看不見的階梯,以緊身的黑色皮褲所包裸的那雙長腿,逐步踏到那「人」眼前。

那雙眸子最後沉痛地闔上了。

直到重新張開之時,墨色無視了那在天界中突兀的存在,將閃爍地動搖吞入心腹之中。

"祢就是我的罪。"


【二】

「什麼風信子啊!這東西怎麼適合祢呢?我親愛的女神大人?」殘破的紫色花瓣帶著仍青綠的莖葉被扔入湖水之中,因其而起的漣漪以此為中心,生成一個個搖擺的圓,往外擴張。
此起彼又起,直到圓與圓互相交疊,而遠至消逝。

被摘起的風信子在土壤上留下了坑疤的洞,又被粗魯地埋進血紅的曼珠沙華,遍地的藍與紫逐漸被血液般的紅所吞噬,而始作俑者在其中穿梭,乍一看就像是祂為土地披上了紅紗。

「吶、連這麼做都不願意理我嗎?」遠處的笑聲突然竄到自己耳邊,輕松別過臉,試圖遠離來自惡魔的耳語,然而最後一株風信子卻像是早等好了般,擋在祂的眼前。


「這可是最後一朵了呦?再不阻止,就什麼都沒了呦?」


--什麼都沒了?
惡魔的低語帶著蠱惑,卻令女神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音。
「知道嗎?祢永遠都取代不了他,祢只是我的心魔,祢又怎麼能明白他所留給我的是怎麼樣的東西?」
這是純白的存在第一次正視那抹純黑的身影,或許是被那影子的黑所染,輕松的眼中只有墨色一般負面的情愫。

那是鄙視、不屑,甚至是目視著垃圾一般的眼光。
「祢不就是我嗎?又哪來的一無所有?」


【三】

惡魔向祂現出的曼珠沙華,永遠如鮮血般刺目。
同樣是每日都放在床頭的紅花,卻再也聞不到玫瑰的香味。
永遠不會再凋謝的血紅,一朵又一朵,綻放著祂對祂的話語。

"別想擺脫我"。


【四】

兩人交纏著的身影一同墜入了花叢之中,輕松慌張地擋著對方往自己摁下的雙手,一邊又慌張地張望四周,花枝攔腰折斷的聲響在他周身摩擦著,一絲又一絲,像是自己的裙布也跟著被撕開般。
「都叫祢住手了,祢發什麼神經啊!花都壓壞了!」

相比起身下人的慌張,大張著翅膀的惡魔卻是一臉游刃有餘,不斷被對方拍掉的雙手直往項頸而上,掐著皮膚之下的經絡,一寸一寸地沿著下巴的線條往上扣緊了對方的顎骨。
「誰管那些啊,不過就是幾朵花嘛,本大爺之後再給你多幾朵回來...不,給你再種一整片如何?」

「所以現在就陪我接個吻嘛,我知道祢也想要的,別嘴硬了,來... 」小松燦著笑,跨坐在對方身上的他緩緩地欺下身,像是攀伏在輕松身上的蛇,由下而上一點一點佔據身下那人的身體控制權。
目標,是那哆嗦著卻無法合起的唇瓣。

而小松肯定是能得手的。他這麼相信著。

令小松不解的是,身下那也逐漸放鬆了身體的輕鬆。
還來不及思考出答案,領子就突地一緊。夢寐以求的吻在沒做好準備時就猛然降臨。
輕松乾澀的唇壓在小松的唇上,兩人的牙在彼此的唇肉之後,壓得對方生疼,這是一個一點都不美好的吻,至少在小松回過神來想肆意妄為之前,這無趣的接觸就這麼結束了。

才正想抱怨調笑幾聲,一抬起頭來,小松就不禁愣在了原地。
這一絲空閒令輕松得以將對方從自己身上踢開,只是距離拉遠了也無法隱藏祂滿臉通紅。
更別說那滿臉的懊悔了... 。

小松就這麼看著對方狼狽地爬起身遠去,良久,那剛剛還掌握著對方肢體的手,才緩緩地揪緊了自己胸前的襯衫。


衣襟上產生的皺褶,像是從心開始的裂痕,隨著力道增加而往外增長。
「哈哈... ... 」小松彎下了身大笑起來「這算什麼... ... 」

笑聲在他弓起的身子裡造成迴響,多出了悶聲的笑聲聽上去竟有些像是低泣。
「這算什麼啊.............」


伏下的身子埋進了曼珠沙華之中,湖水邊搖曳的紅色花叢裡,最後只能看到往上展開的一雙黑色的翅膀。
像是沉溺於血色之中,歪斜著,往上掙扎。


【END】

评论
热度(10)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