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【鶴一期】下一個春日到來之前-試閱之一

刊物-《次の春が訪れるまで》的試閱之一  



  雪地裡孤高的鶴,這是他對他的第一個印象。

  男人出現的那天他就匆匆的只留下那麼一眼初見,而後便領著遠征的隊伍,與對方擦身而過。


  通往庭院之外的步道上,融雪所剩無幾,猶如將最後的冬意驅逐,春意追隨著男人之後而來。 

  而冬,則緊跟著自己而去。

 

  ※

 

  本丸的櫻樹不知不覺已經結出了花苞,昨日深夜才領著遠征隊回到本丸的一期一振,一早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了點綴在枝條上的點點櫻色。

微風撫過他的臉龐,帶著清香的空氣裡還帶著些微的涼意,儘管天候狀況並不影響身為刀靈的一期,不過這樣的感覺大概就是人類所喜愛的舒適天氣,這麼想著,他輕輕地帶起了微笑。

 

  這是一期一振來到這裡之後的第一個春天,經過秋冬之後迎來的這個季節充滿著生命力,並且帶著舒適的氣息。

期待已久的春出乎意料地受自己喜愛,儘管如此,一期卻總覺得哪裡有些違和。

他坐起身子環視屋內,確認沒有任何不同之後,將視線拋向屋外。

 

  視線中的美景依舊,然而,這才令一期注意到異樣的地方正是敞開的房門。

 

  昨日自己在回房的時候,便拉上了紙門。

  在自己還沒睡醒之前,會是誰將門拉開呢?

  他疑惑著,站起身子搭上拉門。

 

  才正要探向屋外一看究竟,「早!」伴隨著問好聲,一道白影猛地竄進自己目光之中,一期下意識地往後退了步,同時伸手扶住那道影子身側。

幾乎湊近自己跟前的身影直到對上焦距後才逐漸變得清明,眼前陌生的長相在一期的記憶中只有淺淺的印象,當時看上去尊貴中帶著些孤高感的男人,這時看上去要比自己想像的要更加有溫度一些。

不知為何,自己蹭過來的他此時也是一副驚訝的表情。

 

  「唉呀!我還以為傳說中的兄長君是更加有禮、更難親近的男人,這還真是嚇了我一跳。」有些調笑的語氣,男人再度開口的同時伸手往下方指了指,還有些發愣的一期順著指向望去,才注意到自己的手還搭在對方的腰際上。

  「失禮了。」一期急忙收回手,「這是習慣……通常會這麼突然出現的人只有弟弟們,要是跌倒就……」他帶著歉意低頭,話還沒說完肩上卻被重重一拍,抬起臉來的時候眼前的人正燦笑著。

  「哈哈,開玩笑的,別那麼認真別那麼認真!」

  那是在遠征之前,與自己擦身而過的男人。

  果然,是新的夥伴嗎?

  一期一振曾經的疑惑得到了答案,然而跟著增加的問題卻是越來越多。

  

  遠征之前對男人的印象猶如夢境一般,雖不是本意,然而「人不可貌相」這句話,或許意外地適合眼前的男人。

 

  被打量的人或許並不知道一期正在想些什麼,手仍搭在後者肩上,半引導地招呼對方在長廊邊坐下。

 

  「我一直在等你!本丸裡頭的大家都打過招呼,就剩下你了,關於兄長大人的事情我可是聽栗田口家的小鬼頭們說了不少,還真是備受弟弟們喜愛啊!」

  「謝謝您的讚美,不過,我的名字是──」

  「一期一振,是吧。」男人先他一步再度打斷一期的話語,
  「我是鶴丸國永,要跟我好好相處喔。」掛在男人嘴邊的笑意猶如綻放在雪地上的花朵,在一片刺目的白之中,奪去他人目光的中心,鶴丸國永是長得很好看的男人,這點一期並不否認。

然而自己的節奏一再地被對方打斷,那感覺並不像是弟弟們的任性般可愛,反而更讓他覺得像是被人拖著行走。

 

  「請多指教,鶴丸殿下。」而那並不是一種舒適的感覺。

 

  兩人的對話並沒有在彼此交換過名字之後就停止,鶴丸將視線投向庭園之中,接著開口嘆道:「啊啊……好期待櫻花綻放的時候啊!或許哪天早晨醒來的時候,就能看到滿庭的櫻花,像是精心規劃的驚喜那般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一想到那樣的美景能在張開眼的瞬間就看到,就忍不住想把屋門打開。」

庭院中的大櫻花樹伸展著枝條,經歷過冬雪,長出花苞並逐漸轉為櫻色的大樹,像是在展示著生命的強韌,說實話一期也認同自己很期待花開的那天。

 

  「啊!」像是突然想到什麼,鶴丸笑著側過臉來,再度望向一期,「話雖這麼說,不過我拉開一期的房門,是因為我想早點見到你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這要怎麼說呢……好奇度,百分之百?」喋喋不休的男人這會兒終於停了下來,彷彿像是在等待著對方接下自己的話語,帶著笑意的燦爛金眸凝視著一期。

 

  面對著一副理所當然的笑臉,一期徹底沉默了,看鶴丸那像是想出適當的形容詞而開懷的表情,如果是弟弟們,這時自己應當會給出鼓勵般的回應吧。

  不,或許換做任何一個人,自己都會給出相對的回應。

  但是,只有這個人,只有鶴丸國永……一期一振發現自己做不到。

 

  他甚至有種想回答「您希望我回答什麼?」的衝動。

 

  無論是行為抑或是言語,他都無法用平常的標準給予回應,自己無法跟上鶴丸的速度,更無法理解後者在瞬間就如此靠近自己的行徑。

  一期一振感到困惑,卻無從得到答案。

 

  詭異的沉默奪去兩人之間的空隙,這讓一期下意識地想挪開視線,但他最後還是帶起以往的微笑,接著說:「您說的是。」他聽得見自己的聲音自然,與平時的他無異,眼前的男人似乎還要說些什麼,然而從遠處響起的腳步聲打住了鶴丸的行動。

 

  在長廊上奔走的響音自另外一頭迅速地襲來,一期才轉過身,頂著一頭櫻色的孩子就撲進自己懷裡,頭上的帽子隨著過於激烈的行徑而往旁飛去。

一期伸手護著孩子,冷不防地被撞得往後挪動了幾些距離,他原本還想接住飛開的頂帽,然而指尖擦過帽緣,卻沒有成功達成自己的預想。

 

  倒是一旁的鶴丸國永代替他攔下帽子,反手卻不知為何將東西戴在一期的腦袋上。

 

  「小秋田因為被分到跟兄長大人不同的遠征隊伍,所以有些寂寞了呦。」

  他低聲在對方耳邊說著,起身後又輕拍了拍後者肩膀,還沒等到一期回應,便沿著長廊離去,相比起鶴丸那帶給他人強烈感受的個人色彩,他的腳步竟輕得令人聽不清。

  

  不知為何,一期一振又想起了見到鶴丸國永的第一眼。

 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可以這樣攬矛盾集一身……

 

  一期一振並沒有太多時間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,整個早上的困惑很快的就被他拋之腦後,溫柔地安撫起懷裡的秋田藤四郎。

  

  ※

 

【TBC】

评论
热度(7)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