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囚體紅組-《Rainbow Memories》彩虹 (End)

《彩虹》


那天之後的生活,看上去似乎沒什麼變化。只不過,死神一直忘不了那晚魔女哭泣的身影,還有那抹紫色的月。幾天後他才漸漸發現,原來還是有些微妙的變化,默默地混進了他們生活之中。

不知不覺間,魔女養成了晚上鎖房門睡覺的習慣。不知不覺間,KEROS發現那一直被他所忽略的白瓷水盆,悄悄地又增加了一道紫色的拱橋。紅黃藍紫四道小巧的拱橋,透過互相混色,而成了七色彩虹。

這時他才突然想起有這麼一道魔法,名為「Rainbow Memories」。
這道魔法可以協助魔法師在解除某種強大封印時比較輕鬆,術者將自己的記憶封印進色彩拱橋中,接著在解封的過程中,同時毀掉彩虹上的封印,藉由後者被破壞時所產生的念力,來干擾前者的封印,進而使得解封過程變得簡單。


KEROS第一次對這東西感到了興趣,看準赤之魔女出外的空檔,將白瓷水盆帶回房間裡頭研究,卻無奈地發現以水盆的邊緣向上延伸成一個圓,一道結界護住了彩虹。在死神的眼裡,這就形同是在水盆裡頭放了顆玻璃球,只是現在毫無法力的自己傷不了也拿不了這玻璃球,於是到最後,他也就只能捧著水盆乾瞪著眼,看著裡頭的小彩虹發呆。


「那女人是想要解誰的封印啊……」他怎麼想都想不透。要讓不受魔力控制的念力干擾到封印,就必須要讓念力主動受到封印吸引,所以這魔法通常會使用在人或物上頭,封印進彩虹裡的記憶也必須要有一定的重要性,才能讓這魔法成功。

問題是,誰會願意放棄那些重要的記憶呢?魔女、魔法師這些術師,通常都是由人類變成的,而對於人類來說,記憶就如同靈魂一般地重要,若不是關乎到跟生命一樣重要的大事,沒有人會願意使用這個魔法。

這也就是這道魔法不常被使用,而導致幾乎失傳的原因。


讓魔女心繫的人,有什麼東西被封印起來的人,這世界上,還有誰?之前的夢境已經讓他瞭解到,魔女已親手將家人與屋子一道燃燒殆盡,連一點讓他們復甦的機會都沒有留下。而到目前為止,在這棟屋子裡,除了那些書本之外,他也看不到任何陳年的記憶之物。


會是誰?他沒見過的某個人?不要跟他說是外頭那些小兔崽子,他會抓狂,真的。


KEROS想得很認真,連赤之魔女回來了都沒有注意到,甚至直到對方站在他背後--

「你拿我東西做什麼?」他才嚇得跳了起來,有著長指甲的雙手急忙將水盆藏到身後,裡頭的水搖晃了幾下、濺了些出來,不過術式的部分倒是安安穩穩的不受一點影響。

「誰誰誰…誰拿妳東西了!」
「我都看到了,把東西還我。」魔女皺起了眉頭,伸手向對方討,在後者抬起下巴哼了幾聲:「本大爺拿到了就是我的!誰叫你要亂擺!」之後,想都沒想地就繞到死神背後去搶。


KEROS倒是沒想到魔女會這麼做,他愣了不到一秒,馬上就反應過來,改要東西捧到身前。於是乎,一來一往間意外就這麼發生了。魔女碰到了水盆,擦過對方的指甲,而在指間劃出了一道長長的血痕,她驚呼的聲音令死神停下了動作,卻沒想到沒穩住手中的東西,就這樣讓水盆摔到了地上。
白瓷水盆受到結界保護的部分只有裡頭術式的部分,外頭脆弱的盛裝物卻沒受一丁點保護,硄噹一聲碎片碎了一地,裡頭的水也跟著流了滿地,兩人因為這突發的狀況愣在了原地,一起看著待在結界內的彩虹因為缺少了水媒介,而開始顏色轉淡,最後消失在空氣中,只留下用來當作封印物幾個小東西留在地板上。


這時才看到這些東西的KEROS似乎突然間想通了什麼,於是他默默地蹲下了身撿起地上的東西,然後疑惑地轉過身看向魔女。
紅色的難吃小果子、黃色的水滴狀結晶體、藍色的空氣小氣泡、紫色的月形礦物。


他不知道第二樣跟第三樣是否跟自己有關連,不過另外兩樣東西他是記得的。

「你施這道魔法是為了解誰的封印做的準備?」

「……」

「赤!回答我!」
魔女一直盯著自己手上的血痕,在對方喊了自己「赤」的時候,才緩慢地抬起了頭。

然後,帶起了她一如以往的笑容。「你的啊。」
「為什麼?」KEROS回問,眉間深深地皺了起來,他討厭那抹笑容,自從上回在夢境裡頭遇到了魔女,他就明白這女人事實上是用這笑容掩蓋掉她其他的表情。
赤之魔女真正感到開心時的笑容,他並不是沒有見過。


「因為我覺得夠了,當初把你帶回來是要讓你當我的奴隸的,不過這些日子以來,我發現你沒有魔力的時候根本就什麼事情都做不好。」

「反正這些日子你也夠安份了,這樣那些人類也就不會再來煩我了。」

「這個魔法會讓我解開你的封印時輕鬆點,而且只要解封的時候術式成功,我還可以一併把那些關於你的記憶忘掉,這樣不是很好?」

魔女越說笑得越燦爛,彷彿她打心底期待著解封的那個時刻。然而,KEROS卻不知怎麼的,又想起了那個在夢裡頭哭得痛徹心扉的她。


下意識地,他放下了手上的東西,拉過對方還在滲著血絲的手緊緊握著,然後也在自己的手上劃了一道口子。那道口子有點深,深紅色的血液不斷從傷口裡滲了出來,經由兩人握在一起的地方,流到了魔女的傷口上。


「女人,你是不是太小看了本大爺一點?」

「你對我做了這麼多沒禮貌的事情,本大爺都還沒跟你討回來,怎麼可能這麼簡單被你打發打發就走?」
魔女看著自己的眼神中透著滿滿的驚訝,這讓KEROS感到相當滿意,他知道對方一定懂自己現在正在做什麼事情。

魔女曾在自己身上施加了封印,這讓兩人的魔力間已經有了連結,但是那時他們並沒有作混合血液的動作,來作為穩固封印的最後一道手續。

那時KEROS一直不懂,畢竟對於不僅僅只是一般魔物的他,完整的封印必須加上這道手續才算完成,否則硬是被壓下的魔力還是會有一天硬是衝破封印,這將會對術者產生不好的反噬。


那時他覺得那不關他的事,不過現在他寧願自己主動補上這一道手續,也不要讓對方繼續用那個笑容對著自己說話。


「聽好了女人,既然你封印了死神,就該清楚你得要負責,封印了神,可不是這麼簡單可以解封的,至少以你的能力,還要等個三五百年!」或者更短或更長一些,反正都是他胡謅的,誰會知道這解封要花多久,以前根本沒人敢來封印死神。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,只是他現在就是不想聽對方講這話,不想要對方這麼隨便就結束他們自己的關係。


「而且誰准你忘記本大爺的?本大爺沒忘就不准你忘!」
魔女沉默地看著對方許久,久到死神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被當成笨蛋而脹紅了臉又要破口大罵,然後,一顆顆豆大般的淚珠不斷地掉了下來。


沒有哭聲、沒有任何表情,就只是淚水的決堤。
這令死神慌了手腳,急忙放開手檢查魔女的傷口,一邊又亂七八糟說了一堆話。慌忙間他不小心踩壞了被自己丟回地板的果子跟汽泡,而月形礦物跟結晶體也不知滾到了哪去,然而,這些事情已經沒有人會去注意了。


已經不再需要了,在讓自己更難過之前,必須先捨棄些什麼,這種事情已經不需要再做了。

因為這一回,不是只屬於一個人的心情、故事,而是屬於他們倆的記憶。


而魔女與死神的生活,直到現在也才剛開始沒多久罷了。




【全文完】



感謝看到這裡的你,要是願意留些你的想法給我,我會更開心的!

希望這回也可以帶給大家美好的感覺^^


禾子Yuan

评论(2)
热度(1)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