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囚體紅組-《Rainbow Memories》藍 & 紫

《藍》


若是要問赤之魔女為何要帶死神回家,或許會有人驚訝地發現,這個答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。一閃而逝的想法就如同眼前的泡泡,虛幻而無法碰觸,最終在空氣中無聲無息地消失。


這日,魔女又是早早地起床,睡在一樓的她聽不見樓上任何的聲音,想必對方肯定還睡著。她照往常地為植物澆了水,然後準備做早餐,卻發現水已經用完了。在無法讓死神離開結界的情況下,她決定親自去不遠處的湖邊提水。


喜愛著魔女的動物們,在對方提著水桶離開了屋子後,就一個個跟上了她的步伐,亦步亦趨地跟著走往湖邊。輕快的氣氛被營造了起來,卻沒人知道,事實上魔女並不喜歡靠近湖。


她不喜歡湖、不喜歡水、也不喜歡鏡子,她實在無法喜歡上這些會映照出自己模樣的東西。依舊維持著人類模樣的她,就只有耳朵受到魔力影響,導致上緣變得微尖,如此非人非魔的矛盾感,總令她在看到自己的模樣時,感到微微不適。


她與魔不同,她喜愛充滿著朝氣的陽光,喜愛真誠地對待自己的動物們,事實上,或許也仍然愛著人類。但是她也與人不同,她擁有高強的魔力,一個人居住在森林深處,除此之外,還有著見不著盡頭的生命。


捧著木製的水桶,跪坐在地上舀水的她,不自覺地喃喃唸道:「我到底是誰呢?」


這樣無力的自己,如此徬徨的自己,要是被KEROS看到,肯定會被嘲笑的吧!不知為何,魔女的腦中突然閃過這樣的想法。相處的這段時間以來,仗著自己封印了對方的魔力,不知不覺間兩人的相處模式越來越親近。


她是下意識地想對他好的,卻又總是因為體認到對方的威脅性,而在最後一步自己劃下了分隔的界線,嘻話笑鬧無論怎麼樣都無所謂,但是脆弱的一面,卻不能讓KEROS看到。


「被揪出弱點」這件事情,是她絕對不能做的。儘管在很多時候,她都有忍不住想哭的衝動,太久沒有跟自己以外的人形生物相處,這股在心中亂撞的溫暖,近來讓她有些無法掌控自己的情緒。


「要是無法消滅,那就封印起來吧!」淡淡地,魔女沒來由地吐出了這麼一句話,而後自己才驚覺原來還有這樣的法子。一直以來她都是這麼做的,卻唯獨在這次怎麼樣都沒想到要做這樣的事。


於是她任由感情化為淚水從眼眶溢出,痛痛快快地在湖邊痛哭了一場後,將幾滴淚水握入手中。喃喃幾句咒語念過,當她再張開手時,淚水已成了虛幻的泡泡,自她手心往空中飄去。「唉!等等,可不能讓你們飛走!」她急忙又伸手護住這顆因為魔力而不容易破的小泡泡,扔下了裝水的木桶,起身就往家裡奔去,裙襬隨著她急促的腳步飄舞,形成一個又一個漂亮的裙花。


那一天,若是下午才從房間裡走出來的KEROS有注意到,他將會發現白瓷水盆裡頭又多出了一道藍色的虹橋,只不過,他大概又會再度不屑一顧地無視它吧!


一直到這抹彩虹,被魔女小心翼翼地完成。

《紫》


KEROS一直以來都是夜貓一族,儘管來到了魔女的小屋,也依舊不改這習性。一開始,他以為對方會為了監視自己而跟著晚睡,卻沒想到那女人在第一天就按照她自己的時間,早早地就睡了。在那之後也一直如此,不知不覺他也已經習慣了。

期間,他曾經溜進對方房間做了小小的惡作劇,之後也被對方小小地報復了回來。他們的同居日子過得很平靜,平靜到讓KEROS感到無聊,無聊到令他有時間去注意到對方的異樣。

沒有被夢魔附身的魔女,幾乎夜夜會因為夢魘而微微皺起雙眉。儘管如此,她卻鮮少從夢境中醒來,KEROS最後下了這樣的結論--對於夢境,這女人陷得太深了。只有人類才會這樣子可笑地被虛幻之物給纏住,也因此,他們才會成為如此孱弱的生物。明明一而再再而三的,都是同樣的一個夢境……


被黑暗所充斥、死亡氣息蔓延,明明看上去是個普通的村子,卻缺少了生氣。似乎連月光都無法使其被照亮,這是KEROS所熟知的死之村,也是赤之魔女還是人類時曾經的居所。


在魔女的夢裡,皎潔的月亮總是呈現血紅色,她獨自一人站在村中某處,面對著燃燒的木屋。第一次看到這場景時,KEROS被震懾得久久無法回復,這是他首度看到哭得如此悲傷的魔女,他想,這大概也會是唯一一次。然而,當他鬼使神差地又偷看了魔女的夢境第二次,跟著第三次、第四次……他開始覺得不懂了,不懂對方哭成這樣的原因,不懂這個夢境不斷重複的理由,更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覺得心情不悅。


直到今天,他實在無法繼續忍住自己不耐的心情,想也不想地就大步走上前。原本他是想一把扯過哭泣的魔女的肩膀,卻沒想到接著自己卻順手將對方擁入懷中,然後就因為顧及面子而無法放開手了。


「你在哭什麼啦!不要做這麼不像你的事情,臭女人。」或許是因為聽見他的聲音,又或許是對於KEROS的動作不解,對方纖細的身子先是一愣,然後才緩緩地抬起頭望向自己。


死神驚訝地看到了自從HEADLESS事件結束後,就不曾再見過的、魔女那雙映著血色的魔性雙瞳,那略帶著哭嗓的聲音冷聲說道:「你為什麼在這裡。」

「哼!本大爺厲害,就算沒了魔力還是可以隨意進出你的夢啦!」

「……放開我。」

「本大爺現在不爽聽妳的,而且這裡肯定有你的弱點吧哼哼!」

「有啊……如果你早一點來,或許還可以見到他們。」

KEROS疑惑地低頭看著對方,對於後者那奇怪的發言他想不通,不過魔女沒有給他思考的時間,馬上又接著說道:「我把他們,跟屋子一起,燒掉了。」


血色的月亮不知不覺間變成了鬼魅的紫色,儘管如此,死神依舊像是被牽引著般開口:「他們是誰?」

夢境的最後,一切都消失了,KEROS只記得那抹紫色的月、魔女的笑靨,還有她顫抖的聲音:「我的家人。」

燒掉了。全部都燒掉了。

這個村子裡,唯一被魔女親手燒掉的。她的家人,還有那個充滿他們記憶的家。

评论
热度(1)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