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【PFT】(格艾) 贈與物

※ 設定是兩人交往後,內有閃光,小心食用,雖然我覺得看餓的機率更大。

※ 開頭承接自阿格斯這篇

※ 親愛的阿格斯,能遇到你真好,520日快樂,我愛你 ^ ^


※--------

  「你,我今天一定要讓你學習一下怎麼忍住別亂吃東西。」

  

  ※

  他們這段時間停留在一座古堡裡,重新整備團內各項事務的時候,也是最為愜意的時期。
  大家各自在古老的建築物中挑選了喜歡的房間,也因此在這偌大的空間中,遇到大家的次數降低了許多。
  比平時還要安靜上許多的時光很新鮮,但對艾里來說,這可一點都不是開心的事情。

  這樣要隨時注意大家的狀況可麻煩多了……
  尤其是像阿格斯這樣的白痴,團裡還不只一兩個。

  艾里瞥了眼身後一臉猶豫神色的男人,或者該說是少年。即使知道阿格斯的年紀比眼見的大上許多,但是一直以來的相處經驗,讓她完全無法把阿格斯當作年長者。
如果說,以霍拉德作為傻瓜白癡大笨蛋的標準,那麼阿格斯大概只能當白痴的學生之類的……,究竟為什麼自己身邊總是圍繞著一群笨蛋呢,麻煩死了。

  儘管如此,自己卻是跟這樣麻煩的傢伙交往了。
  為甚麼呢?明明就算喜歡上霍拉德說不定都好十萬倍。
  可是……不一樣呢……
  嘖、麻煩死了。

  



  
  滿腦子嫌棄的艾里邁著大大的步伐,揪著阿格斯走過空蕩的石砌走廊,兩人一快一慢的腳步聲在廊道中迴響,一時間簡直就像是世界上只剩下他們……呸呸呸、自己在想些什麼…這不就是在咒大家去死嗎……
暗自翻了個白眼,將惱人的思想清出腦袋外,艾里一手推開廚房的門,將阿格斯拉了進去。  

  「艾里?」阿格斯一頭霧水的表情令艾里感到好氣又好笑,但她依舊將人按到一旁的椅子上,從冰箱裡翻出之前霍拉德幫自己做的蛋糕,因為不爽那傢伙每次看自己吃東西就笑得一臉蠢樣,她這次特別把蛋糕藏進冰箱裡,打算之後再吃。
圓形的小蛋糕上面鋪滿了鮮奶油,上頭用巧克力拉絲做點綴,幾顆鮮紅的草莓鑲在粉色的奶油花上,因為沾上糖衣的關係而顯得閃閃發亮…看起來真的是該死的好吃……

  艾里嘆了口氣,將蛋糕放上桌,阿格斯的眼神毫不避諱地被這散發著甜香的小東西吸引而去。
  「我說你,蛋糕,想吃嗎?」拉開對面座位的椅子,艾里一手托著腮幫子,帶著笑意開口。
  阿格斯誠實地點了點頭。
  「這樣……不過呢…」伸出空著的另外一隻手,虹族少女咬住那手的指尖,將方才離開醫療室才戴上的手套緩緩地扯了下來,她的每個舉動都比平時要慢上許多,阿格斯橙黃的眼眸跟著她的指尖移動,像是在等待著些什麼的表情,看上去傻得可愛。

  跟塔卡拉比起來,這樣的阿格斯還比較像是寵物。
  腦袋裡突然跑過這樣的想法,令艾里忍不住加深了嘴角的微笑彎度。然後--

  在下一秒收斂了笑靨。

  「剛剛說了吧。我今天一定要讓你好好學學什麼叫做忍耐。」放開脫下的手套,艾里伸手拎起蛋糕上的草莓,將紅亮的果實遞到自己唇邊,阿格斯正看著自己,不知道是看著草莓還是看著正在說話的她。
「這個蛋糕,在我說你可以吃之前,你都不准碰到它。」草莓就在自己的唇邊,但艾里遲遲不張嘴咬下,只是注視著阿格斯從一臉疑惑變成一臉失望,「否則,分手。」接著是神色劇變的一臉震驚。

  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阿格斯的豎瞳一瞬間像是盯住獵物一般地將目光往自己投來,艾里感到了些愉悅。於是她心情極好地張嘴咬下了一半的草莓,糖衣在齒下碎裂開的聲音像是在訴說著果實的甜美,粉色的汁液來不及一起被納入口中而從少女的嘴角滑落,隨後被軟舌一掃,消失在艾里的雙脣之間。

  明明可以一口吃下的草莓,這樣做或許在他人眼中已經可以說是過分的挑釁了,但艾里依舊自我地以這樣兩口一個的方式吃掉蛋糕上的草莓,至於臉上那難掩的幸福表情……恐怕只能說是甜食控難以自制的範疇了。

  她可以聽到阿格斯嚥下口水的聲音,比人類還要稍好一些的聽力這時起了作用,艾里不知道自己該高興還是該無奈,阿格斯被這樣的伎倆給挑起來雖然是意料之內的事……但這種時候還是會忍不住覺得……
自己的伴侶真是沒藥可救了,連身為醫生的自己都束手無策。
或許……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湊在一起吧……

  將一朵一朵奶油花用指尖刨起,艾里用著最原始最本能的方式將香甜的奶油推進自己口中,軟綿的奶油花在口中融化,香甜的味道幾乎要甜進心坎裡,即使下一口還會再弄髒手指,但她仍習慣性地舔拭掉指尖剩餘的甜美,然後再伸手摘取下一朵目標。
她專心地吃起自己的點心,沒再將視線挪向眼前的男人,艾里知道自己要是現在看到阿格斯一臉無辜的模樣,肯定會狠不下心繼續。
但是今天一定得幫他改掉這個壞習慣才行,這一次是自己的火藥,下一次又會是什麼呢?

  這個世界如此廣大,除此之外還有更多更多甚至連百科全書都沒有紀載的世界,哪一天要是阿格斯終於吃下會讓自己完蛋的東西,而那時她不在他的身邊……不,或者就算自己在身邊都無法挽救,那麼該怎麼辦才好?

  自己失去過太多東西,12年的記憶及過去、養大自己的盜賊團,還有……至今依舊沒消沒息的希菈莉……
  在角鴞團裡,自己獲得了歸屬,獲得了伙伴,獲得了信念,獲得了他覺得自己在這世上應該要有的一切--包括,給予全世界的對象。
  已經學會貪心的自己,如果,再失去任何東西--

  「……」從鬆軟的蛋糕上捏下一塊,默默地開始往內部分食,夾層裡還有淡色的布丁,在艾里張口咬下蛋糕時,碎塊順著沾滿奶油的手指一路滑到手腕側邊,沒多加思考,醫官急忙抬起手將布丁一口掃進嘴裡,並隨著滑下的痕跡一路將奶油的殘跡舔拭殆盡。
一直到她又習慣地開始吸允指尖的時候,艾里才注意到自己的行為有多像孩子,意識到這件事情的當下,讓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台起臉來的當下,視線也不禁往前拋去。

  原以為阿格斯會一直盯著蛋糕表現出他那赤裸的慾望,但當艾里那雙映著天空的眸子對上阿格斯直望而來的視線時,她才知道自己錯了。那如看著獵物一般的眼神,如今正望著自己……

  是挑釁過頭了嗎……艾里不自覺地止住了笑意,卻又挖了一塊蛋糕繼續自己的下午茶品嘗時間。
  跟你妥協我還叫做艾里嗎?有點賭氣般地嚥下霍拉德的作品,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回去。

  然而阿格斯依舊一臉不領情地直盯著自己……這個死白癡。

  「阿格斯--」艾里嘆了一口氣,又掰下一大塊蛋糕,「給我發誓,發誓你不會再亂吃東西了。發完誓這就是你的。」她伸長手,越過兩人之間的蛋糕,將食物遞到對方眼前,阿格斯一直死盯著自己視線這回終於挪動了,然而,挪動的卻不僅僅只有目光。

  「等等!你!阿格斯我說要你先發誓--!」拿著蛋糕的右手腕被對方一手抓住,阿格斯的手勁一向大得出奇,平時一向自控的他這回有些沒拿捏好使力程度,艾里被握得完全無法握緊手中的東西,蛋糕啪咑一聲掉到了桌上。
  「不用發誓,我的,都是艾里的。」
  「哈?你在說什麼東西!不要又講些莫名其妙的--不對!你先把手放開啊白癡!」
  「那艾里,也是我的嗎?」
  「你到底在問什麼蠢問題……喂!」
  抓住自己右手的勁道越來越狠,阿格斯盯著那隻全是奶油的手掌,視線似乎也並沒有聚焦在那處,反而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緒。
  手很疼,然而又搞不懂這傻瓜在幹嘛的感覺更讓艾里感到煩躁,尤其自己就在對方眼前,阿格斯卻像是完全無視了自己一般--
  當她傻瓜嗎?

  

  「你這個大白癡!」咬牙又罵了一句,艾里伸手拎住對方領子前的兩條帶子,用力一扯,硬是將對方上半身往自己這扯了過來。
  掉在桌上的蛋糕弄髒了阿格斯的衣服,兩人之間那塊還剩下大半的蛋糕也沾黏到艾里上身,但這些對她來說現在都不重要了。
    

  自己失去過太多東西,12年的記憶及過去、養大自己的盜賊團,還有……至今依舊沒消沒息的希菈莉……
  在角鴞團裡,自己獲得了歸屬,獲得了伙伴,獲得了信念,獲得了他覺得自己在這世上應該要有的一切--包括,給予全世界的對象。
  已經學會貪心的自己,如果,再失去任何東西--

  不,她不會再容許自己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所有物消失。
  她會好好地把這世界緊握在手心裡,就像她第一次將對方這樣扯到自己面前的時候--「你要是敢傷害團裡任何人,就給我等著完蛋!」她這樣對眼前的男人說道。

  也像她現在將對方這樣扯到自己面前的時候--

  「我當然是你的,不然呢?」在兩人之間的空隙,艾里輕輕吐出這麼一句,語尾的問號最後沒入兩人貼在一塊的唇瓣。

  我說過要給你全世界。

  然而,我卻無法放開手裡緊握的全世界。

  所以呢?

  親愛的阿格斯,我決定把這樣東西交與給你--

  --艾里。





  【Fin】


评论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