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※ 30天歌單創作挑戰Day1
※ 歌單提供者感謝親愛的閑散
※ 短文,請搭配BGM食用,歌詞請見這個網址


※-------


東方ニコニコ動画より。
サークル:凋叶棕
収録CD:謡(utai)
曲名:胎児の夢 (原曲:無間の鐘/ラストリモート/ハルトマンの妖怪少女)
Vocal:めらみぽっぷ
Lyric:RD-Sounds


  

  他沉浸在意識的深海裡,遠處傳來的鼓搗聲越來越近,直到像是從內心深處敲出的節奏般,如雷震耳。
  感官隨著聲音一點一點回到掌控之中,他最先感受到的是黏滑滯膩的空氣、擠壓著肉體每一處的壓力,最後才是牽動每一絲肌肉的力氣。

  於是他嘗試著嘶吼、憤怒地咆嘯,卻殘酷地發現一切僅化為無言的氣泡,冉冉而升,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。

  要放棄了。他這麼想著,無力地低下頭,然後,轉而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,就在那一瞬間,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忍不住再度張口--

  「桑德納?」

  波。又是一個氣泡冉冉而升,直達那最遙遠的天際。
  波。破裂。



  親愛的桑德納:

  這是我寫給你的第一封信,我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二封,但是這對我來說至少總是一個不錯的開始,儘管我的桌上堆滿了廢棄的紙團。
你知道我一向不擅長寫字的。

  你知道嗎?我一直都忘不了你那雙藍色的眸子。
  它是那樣的美,美到像是假的一樣,我幾乎可以在那裏頭看到自己的身影,看到那雙一樣湛藍的眼睛。

  你常常跟我說,我說的話像做夢一樣蠢。
  好玩的是,你知道嗎?我昨天真的做夢了。
  夢到你那像大海一樣的眼睛,還有小巧的鼻子跟嘴巴。
  兩隻小小的手握成一球,讓我有點看不清你的手指。

  在夢裡,你似乎想跟我說話,這讓我確認那的確是場夢。
  想想,你是那麼的小,又怎麼可能跟我說話呢?
  如果真的要說,你又想跟我說些什麼呢?

  但我還是嘗試著辨認了你的嘴型,你猜猜我解讀出甚麼?
  「桑德納」你這樣對我說。
  是的,你叫我桑德納。
  哈!這是多麼蠢又可愛的事情呢我親愛的桑德納。
  這果然是只有夢境才會出現的故事吧。畢竟你是如此的聰明。

  好了,我還要趕著把這封信寄出去,這一次就這樣吧。
  我已經聽見郵差先生那老爺車的引擎聲出現在遠處了,再不把信封起來我說不定趕不上打開門跟老郵差打招呼的時機。
  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寫信給你。

  敬祝 身體健康快樂



  你知道我是誰的。





【Fin】


评论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