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【宗江】櫻與雪

※ 微宗江(宗三x江雪) 
※ 內容為PO主在看完阿葉畫的條漫之後,產生的個人腦洞,OOC可能有,請多加包含。
※ 故事延續阿葉的條漫,建議可以先看看感覺會更好WWW。


※----



   眼前的男人緊貼著自己,帶著笑意吐出的言語伴著氣息打在臉上,他近得讓江雪能從那長睫毛下窺探那雙異色的眼眸,挖掘在笑容之後的深意。

  「因為這樣,就不僅僅是被地獄所困……」

  有那麼一剎那,他有種宗三會吻上自己的錯覺,但江雪僅只是毫無閃躲地迎向那人的目光,任由二弟的貼近。

  「而是被,密不透風的鳥籠所困啊……」

  所以呢?
  這樣說著的你,又希望我怎麼做呢?

  江雪看著宗三停在咫尺外的唇,勾起華美弧度的嘴角不時吐露出讓人困惑的言語,即使身為兄長,他也無法理解宗三心中的渴望。
  他的弟弟,究竟渴望的是幫上自己的擁有者、不再只做隻觀賞鳥,抑或是,僅只想從掙脫出牢籠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生存價值?

  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--
  在這樣的地獄裡,他們又有誰能夠順從自己的本心?


  在江雪的注視下,宗三笑著退開了。
  起身之前,他伸手用那修長的指尖撫上兄長的唇瓣,拇指指腹不及不徐地像在摩娑著珍視之物那般按下眼前的薄唇,然後在對方反應過來之時才縮回了手。

  「兄長真不愧是兄長呢……--」他笑著起身,吻上自己那觸碰過江雪的手指,緩慢悠哉地踩著腳步離開了和室。

  隨著男人的動作而擺盪在空中的粉色長髮,猶如春櫻般在暮光下閃耀著光芒,江雪注視著那道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,然後才又挺直了脊背望向陪伴自己的滿庭春櫻。

  微風在庭中嬉鬧,飄散的櫻瓣猶如雪花一般漫步在空中。
  隨著清風起舞的櫻瓣最後緩緩地落在了門廊上,江雪伸手拾起粉色的花瓣,青色的眼眸不自覺地凝視起手中的小巧之物。

  他的耳邊又響起弟弟背過身後的低吟--
  「兄長真不愧是兄長呢……」
  「就算是這道鳥籠,或許都無法困住那隨時會消融的冰雪吧……」



【Fin】


评论
热度(11)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