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員:禾子Yuan

灣家文手一枚,繪畫努力學習中
※ 本博不定期更新,企劃愛好者

原創二創皆有,雜食向,少雷,創作清水向。
甚麼東西都看,有動漫想推薦我也歡迎
體育系動漫重度沉迷者
近期:黑籃、刀男、飆速宅男、排球少年
三次元忙碌。

正在整理Lofter,最近使用不便請見諒。

【宗江】源火

※ 微宗江(宗三x江雪) 
※ OOC可能有,請多加包含,擔心劇透剩下的話文後再說。
※ 感覺有點看不懂
※ 篇幅極短。


------※


 
  陽光從指間灑了下來,背著光源的手心被陰影壟罩,血色蕩然無存。 
  明明是猶如熊熊火焰般搶眼的色彩,卻是如此輕易地便被陰影所吞噬,比起那照亮整個夜晚的大火,真可以說是脆弱不堪。 
 
  那個夜晚,被大火吞噬的靈魂無數,而懷抱著痛苦存留下來的,也未必抱持著重生的喜悅。 
閉上雙眼,他幾乎可以在耳邊聽見那些苦不堪言的悲鳴,然後隨著自己那緩緩放下的手,一起沉進無邊的黑暗之中。 
 
  就像是那個夜晚裡,最後剩下的哀嘆。 
  又或者,是包含著少許期待的雀躍。 
 
  至少,他是這麼認為的。 
 
  江雪左文字緩緩地睜開那雙映著如湖水般曖昧的藍綠色眼眸,夏日午後那炫目的陽光依舊盈滿一室,把名為江雪的男人也烘得一身懶意。 
獨自臥躺在和室中的他,不知不覺回憶起過往聽過的各家軼聞,自己的記憶中充滿了他人生命中的記憶,然而,當他知道宗三的經歷之後,每一場經歷過火煉的故事,都成為他無法忘卻的回憶。 
 
  這其中,卻沒有一個是關於宗三左文字的。 
  宗三左文字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愛講述自己故事的男人,即使他們的關係再親近,江雪也清楚對於弟弟來說,自己仍然是他心中那道鐵籠之外的存在。 
 
「你究竟,想要我怎麼做?」他曾經這樣問過宗三。 
「兄長……不如就繼續做自己吧。」卻得到這樣的回答。猶如夏日那讓人感到有些刺痛的艷陽,江雪不想承認這是弟弟避開問題的同時,還在反諷自己要多動動腦子。 
 
  可笑的是,自己想了這些之後卻仍舊得不到答案。 
  世道繼續如此輪迴著痛苦哀愁,過去的憎惡與疑霾卻得不到希冀的救贖。 
江雪試圖去理解弟弟的想法,思考著當時身在大火中的宗三會是個怎麼樣的想法。 

  然而--

 
  「怎麼一個人呢?覺得無聊可以來找我的?」如花蝶般絢麗的和服掠過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,比這屋裡的氣氛還要來得慵懶的嗓音鉤住了江雪的視線。 
 
  --然而,他怎麼想,都只覺得那時的宗三,大概也還是會用著這樣的聲音說著:「這一次,可以解脫了吧?」帶著那抹猶如哭泣一般的笑容。然後,在重新被送進冶煉爐的時候,笑著閉上那雙失去希望的眸子。-- 
 
  即使如此,這也都僅只是自己的想像罷了。 
  胸口裡這股隨著氣溫上升的悶熱感,大概,也都僅只是江雪左文字的想像罷了。 
 
  他們都是由熾烈的火焰中,一點一點被打出靈魂的刀。 
  儘管名為江雪,也依舊源於烈火之中。 
  由於高溫而產生的疼痛,除了想像之外,又還能是甚麼呢? 
 
  更別說,這股溫度還由於眼前這人的出現而一點一點攀升了。 
 
 
 
 
 
 
【Fin】 
 
 
 
 
※ 感謝看完的各位,大概想表達的是想試著了解弟弟的哥哥。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地寫出哥哥的心境。(忐忑) 
※ 這裡的江雪大概是已經稍微對弟弟有更深的感情,而自己卻尚未察覺。 
※ 話說我一直覺得... ... 宗三的和服真的很像蝴蝶啊... 加上上一篇的描述,我對宗三的印象大概就是櫻花跟蝴蝶,至於江雪則是冬雪及湖水XD。 
 
 
禾子Yuan. 


评论
热度(7)
© 禾盒(。・㉨・。) | Powered by LOFTER